我是天津市蓟州区马伸桥镇北辛庄村民关于我们

    我是天津市蓟州区马伸桥镇北辛庄村民关于我们村砖厂的问题北辛庄 我是天津市蓟州区马伸桥镇北辛庄村民关于我们村砖厂的问题北辛庄村的砖厂是在1986年建厂的所有社备都是北辛庄大队出的砖厂所占的地皮是三,四队的砖厂要给三,四队干了十几年由于管理不善大队并没有赢多大的利闰到了2013年王云认北辛庄村主任给砖厂清了帐共有贷款32万,利息15万另外还有点个人集资当时大队为了躲清闲就把砖厂,砖厂的贷款,利息和个人集资全部归王连祥所有事后与大队无关王连祥干了两年由于手头紧金紧张三四队的占地费没有及时交上可是当时就有丁福德和王仲举要和王连祥合作把砖厂所欠的外债还清把三,四队的占地费交上可是当时正是村主任选举时期高岗为了占用砖厂就按每一家送一桶地沟油当选了村主任高岗当选以后在合同上不给欠字至使合作没有成功高岗伙同王素兰(时认北辛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以王连祥不交占地费为由把王连祥告到蓟县法院由于王连祥当时手中无权又无钱送礼最后败诉,高岗与王连祥打官司的费用共开支了47882元可是他们向大队下的帐是13万其余的被他们分红了,事后由北辛庄村的全体党员,大队的两委班子,八个小队的队长和八个小队的代表共同开会妍究决定:以后谁占用砖厂原砖厂的所有外债和与王连祥打官司的13万都归谁尝还,
     另外每年向大队交一万元承包费其他的与大队无关可是事情还没有办利索高岗就指使以肖齐为首的一伙人强行的占用了砖厂改名为(天津市蓟县万鑫源建材有限公司)一开始高岗没有露头肖齐认法定代理高岗在北辛庄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砖厂写给了肖齐,宋海军并且偷着盖上了村委会的公章,他在砖厂入了个干股,暗股不用投资净去分红的可是砖厂的所有外债,全部落到了北辛庄大队的头上另外这些年来从未向大队交过一分钱到了2012年我把所有的正具全部给了北京市最高检察院可是最高检又委托蓟县检察院办案可是不知道是怎么调查的具高岗的知心人透露由宋海军陪同高岗给蓟县检察院的那两个办案人员送了4万元最后办案人员又给高岗出了一个高招教高岗找了宋海军,王青,王山给高岗打了一个假证说砖厂没有高岗的股份,并教高岗打死你也不要成认砖厂有你的股份这样就可以躲过此案,
       到了2014年9月9日高岗自认为没有什么事了就把砖厂的法定代理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使砖厂真正成为他们的私有材产,到了2015年村主任换界选举时期高岗他也怕丢了权利找病他就在选举的头天晚上委托他那帮狗腿子在北辛庄村进行拉票贿选共买票600余张,其中委托高东给刘旺送100元,王立增100元,王明增300元,裘玉兰100元,陈福友200元张仓200元,委托闻福来给李永祥送200元,委托刘学良给刘银送300元,张义明300元高岗又亲自给武增送了200元并切对武增他们说有人问就实话实说看他的意思他这些个事情在中国举报也没有人管,到了2015年我又从新把正具交到了马伸桥镇的紀检委书紀赵玉忠那里,一共给了他两次正具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到现在都让他给弄没了到了2017年国家要拆砖厂还田可是砖厂里的所有社施都让高岗给卖了款都入了腰包,可是国家下放的补贴款600万现在都让村的党支部书记刘建华,村主任高岗和村霸们给分了,其中刘建华分60万,高岗分60万,肖齐300万,共产党员王江60万,宋海军60万,陈福东60万,。

       另外北辛庄西头原有一个大土坑,坑边上还是原刘华庭认北辛庄村支部书记时载上的杨树,高岗上认后为了挥霍把杨树给卖掉(共六颗卖了3600元被高忠买走),转年联通在这块地皮上建了一个转播塔。具说是给了12万,可是现认村的党支部书记刘建华他说大队没有见到这笔钱这笔钱也都让高岗私吞了。这些个事情一开始我就把证具带着找了马伸桥镇的紀检委书记殷富营,可是他说你们村的事情不算是小事你们到别处去吧这里管不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到一个地方举报怕是不管用后来我们举报到蓟州区紀检委那里,蓟州区检察院,天津市紀检委,北京市最高检察院,中央紀检委那里可是这些个举报件又被打到了马伸桥镇紀检委书记殷富营那里可是殷富营他还是说这些个事情他办不了请问个位律师下一步我该怎么办我代表北辛庄村的全体村民谢谢了。
  • 上传者:张华
  • 剧情介绍:
  • 我是天津市蓟州区马伸桥镇北辛庄村民关于我们

评论 59条评论

热门推荐

安徽霍邱:阴阳判决

1

我是天津市蓟州区马伸桥

2

一把粉丝引发的冤案

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929-978号

主管:囯广电视网络台 京ICP备12039657号-5号

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